推广 热搜:

中国木工机械进口的总体特征以及国际市场需求发展

   日期:2018-05-25     来源:搜狐号    作者:秦光远    浏览:3    评论:0    
核心提示:一、木工机械简述木工机械是广泛应用于木材加工产业的一类机械的统称,其使用程度及强度是中国木材加工产业机械化与自动化水平的

一、木工机械简述

木工机械是广泛应用于木材加工产业的一类机械的统称,其使用程度及强度是中国木材加工产业机械化与自动化水平的重要标志,也是中国木材加工产业从劳动密集型向资本和技术密集型转变的重要抓手和衡量指标。中国木材加工产业历经近十余年的迅猛发展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木材制品生产国与贸易国,在此过程中木工机械发挥了重要作用。根据UN Comtrade统计数据库(联合国商品贸易数据库,UN Commodity Trade Statistics Database)数据显示,1992-2014年中国木工机械进口额从1.04亿美元增长到3.10亿美元,年均增长率为14.58%。木工机械的作用主要体现在对企业生产率增长的促进,有研究指出,1998-2007年中国木材加工企业的平均生产率呈现加速增长态势,同期中国木工机械进口额年均增长率为24.31%,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木工机械投入对提高企业生产率具有积极的贡献。中国进口木工机械说明中国本土木工机械还不能完全替代国外木工机械。欧洲作为世界木工机械制造重地是高端木工机械的集聚地,中国进口欧洲国家木工机械是为了追求高技术、高质量的产品,但这些产品国内厂商无法提供。从我国木工机械进口的实际情况来看,欧洲及许多与我国经济发展水平相近的国家,甚至还有一些比我国经济发展落后的国家,都向我国出口木工机械,而且是长期出口。为了了解我国木工机械的进口情况,如总体特征、结构性特征等,把握我国木工机械进口的变化及趋势,本文将对我国木工机械的国际市场需求进行分析,以期为中国木材加工产业的进一步发展指明方向。 

本文所提及的木工机械主要包括以下范畴:木工机械分类标准采用协调制度(HS92、HS96、HS02、HS07、HS12)分类方法,锯床为846591,研磨或抛光机械为846593,弯曲或装配机械为846594,钻孔或凿榫机械为846595,剖、切、刮削机械为846596,其他机械为846599,木工机械用刀及刀片为820820,不需变换工具即可加工的机械为846510。本文所提及的木工机械没有特殊说明均为该范畴,不再一一标注。

二、中国木工机械进口的总体特征

1.木工机械整体进口额及其增长率

中国木工机械产品进口增长率呈现明显的波动性。1992-2014年,木工机械进口额共出现8次峰值,分别是1993年、1996年、2000年、2002年、2004年、2007年、2010年和2013年,平均3年波动一次;同期木工机械进口额从1.04亿美元增长到3.10亿美元,进口额增长了近2倍,年均增长率达到14.58%,两次进口额的峰值均为7.14亿美元,分别出现在2007年和2010年,如图1所示。

图1 中国木工机械进口总额及其增长率

中国木工机械产品进口额增长呈现明显的阶段性。2001年中国正式加入WTO及2008年爆发全球性金融危机作为两个分界点将木工机械进口情况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大起大落”是其典型特征,1992年到1993年进口额从1.04亿美元增加到2.37亿美元,增长了127.34%,1996年到1997年,进口额从3.96亿美元跌至1.83亿美元,跌幅高达53.81%,之后又在2000年到达新的峰值,随后则又一次下滑;第二阶段,“稳定增长”是其基本特征,2002-2007年保持持续增长,进口额从2.75亿美元增加到7.14亿美元,年均增长率达到23.73%,这一时期没有出现负增长年份;第三阶段,“高位回落”是其基本特征,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的2009年木工机械进口量最低,但在2010年强势反弹,之后的四年却一直下滑,但进口额度一直保持在3亿美元以上。

中国木工机械进口增长呈现波动性和阶段性的原因如下:

(1)木工机械进口与木材加工产业发展密不可分,前者是后者提升机械化、自动化的核心途径,木材加工产业增长的波动会直接影响木工机械进口,旺盛的需求、稳健的增长更容易推动木材加工企业更新木工机械设备,而机械化、自动化则进一步提高了生产效率;相反,需求低迷、增长衰退使得企业产生生存危机感,因此也不会增加木工机械设备的投资。 

(2)宏观经济大环境影响木工机械进口。2010年我国木工机械大量进口源自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央政府4万亿投资的拯救行动,以及2008年以来大幅度提高工人的最低工资,加速了企业资本替代劳动的进程。但木材加工产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且以中小企业为主,资本替代劳动不可能持续推进,这也是2010年之后木工机械进口持续回落的原因之一。

(3)我国木材加工产业经过近些年的发展积累,数年以前就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木材制品生产国和贸易国,与其相匹配的木工机械制造产业也在此期间获得了良好的发展机会,部分产品已经可以与国际知名产品相抗衡,在某种程度上更契合中国木材加工产业的实际,更有利于其产品使用和推广,对国际上的木工机械产品也是一种替代和补充,这也是2010年之后我国木工机械产品进口迅速回落的又一原因。

2.木工机械分类产品进口额及其增长率

木工机械不同类型产品进口额增长率均表现出明显的波动性,且贯穿于整个考察期。八类不同木工机械产品进口额分别出现9次、8次、7次、8次、7次、8次、7次、7次波峰,分别出现9次、10次、10次、8次、10次、9次、12次、8次负增长而且连续的负增长年份并不多,如图2所示。不同木工机械产品进口额增长波动是其基本特征。由于量纲的差异,相同的波幅可导致差异悬殊的波动,图2中(a)、(c)、(e)的波动性最小,其量纲单位分别为100万美元、500万美元和500万美元,图2中(b)、(d)的波动性居中,其量纲均为1 000万美元;图2中(f)、(g)、(h)波动性最大,其量纲分别为5 000万美元、2 000万美元和2 000万美元。八类木工机械产品进口额年均增长率分别为10.6%、42.2%、12.1%、10.7%、40.0%、23.8%、12.8%、11.4%,最高增长率分别为85.9%、203.5%、113.6%、125.7%、662.2%、265.0%、112.4%、127.4%,最低增长率分别为-37.6%、-86.7%、-46.4%、-54.3%、-55.2%、-64.0%、-41.1%、-61.3%。

不同类型的木工机械产品进口额差异悬殊。HS编码为820820的木工机械产品进口额最低,其2014年的进口额峰值仅有734.8万美元,此类产品主要是木工机械用刀及刀片,不存在特殊的技术壁垒和进入障碍,国内同类产品的竞争力持续提升是此类产品进口额一直维持在较低水平的主要原因。与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HS编码为846595的产品,其1992年进口额最低为945.1万美元,2007年达到峰值为3.77亿美元,之后又出现了大幅下滑,2014年仅有3 514.7万美元,此类产品为钻孔或凿榫机械,是木材加工行业,尤其是家具行业使用的关键设备,这类设备的精准性及可靠性对产品质量有直接影响,大量进口此类机械有助于快速提升我国木材加工行业的技术水平。此外木材加工产业的繁荣发展也迫使木业企业引进更多的先进设备,同时高端设备的市场扩增也促进了国内木工机械产业的繁荣发展,这也是我国此类木工机械进口额峰值出现在2007年及之后快速下滑的主要原因。这类机械完全不同于HS编码为820820的产品,技术复杂程度和进入壁垒更高,在产品的稳定性及可靠性方面均优于国内同类产品,对于国内木业企业的吸引力依然强劲,因此也导致了2010年进口额高达3.59亿美元的大幅度增加。

图2 木工机械细分产品进口额及其增长率

不同类型木工机械产品进口额大幅波动的时间点和原因具有明显的同质性。1993年不同分类产品同时迎来进口额大增,与之相似的情形还发生在2001年我国加入WTO之际和2010年,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几方面:①1992年初,邓小平同志发表“南巡讲话”,改革生产力、解放生产力,促使乡镇企业异军突起、繁荣发展,木材加工产业快速扩张,对木工机械的大量需求导致了1993年的进口额大增。②2001年中国正式加入WTO,从更深层次、更广领域加入到世界市场,木制品可以更便捷地进入国际市场,木材加工产业迎来一轮新的增长,木工机械设备的进口额也大幅增加,带来的不仅是产品生产率的提高,更是产品质量与技术的提升,我国木材加工产业进入了快速增长的轨道[4]。③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世界经济形势迅速逆转,为使中国经济尽快走出危机阴影,中央政府紧急实施4万亿投资行动,2010年迎来投资落实的高峰,不仅如此,劳动力成本的快速上涨也加速了资本替代劳动的进程,对木材加工产业而言,是木工机械大量进口及大量使用的时期。 

三、中国木工机械进口的结构性特征

1.木工机械进口国别结构

中国木工机械进口国家多元但明显集中。根据UN Comtrade数据库统计,2014年中国木工机械进口总额为3.1亿美元,涉及40多个国家,进口额前十位国家的进口额合计达到2.97亿美元,占比达到95.8%;2001年,中国木工机械进口总额为2.08亿美元,涉及40多个国家,进口额前十位国家的进口额合计达到1.94亿美元,占比达到93.23%;1992年,中国木工机械进口总额为1.04亿美元,涉及30多个国家,进口额前十位的国家(在UN Comtrade数据库中,前十位国家中有一个为“亚洲其他国家”,如果将其排除在外,则前十位国家的进口总额2014年、2001年、1992年分别为2.38亿美元、1.35亿美元、0.52亿美元,占比分别为76.77%、64.90%、50.00%)进口额合计达到1.02亿美元,占比达到98.08%。

中国木工机械进口来源地既有欧美等发达国家,也有亚洲等发展中国家,但亚洲的木工机械进口产品逐渐被欧美,尤其是欧洲国家(德国、意大利等)所取代。以德国为例,2014年进口额达到1.05亿美元,居所有进口国首位,占比高达34.02%,2001年进口额及其占比为0.33亿美元及15.81%,1992年进口额及其占比为0.06亿美元及5.87%。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本,2014年进口额为0.37亿美元,占比为11.79%,2001年进口额及其占比为0.49亿美元及23.78%,高于德国,居所有进口国首位,1992年进口额及其占比为0.09亿美元及8.66%(1992年,中国木工机械进口以亚洲为主,“亚洲其他国家”和中国香港合计达到0.72亿美元,占进口总额的69.36%)。

目前,我国木工机械进口产品以欧洲为主,如图3所示。德国和意大利一直稳居我国木工机械进口国前列,近年来两国木工机械在我国进口市场强势逆袭,一路走高,几乎占据了我国木工机械进口市场的半壁江山;北美地区一直以较低的市场份额徘徊,美国所占份额一直低于10%,近10年来表现更差;亚洲国家尤其是日本曾经创造辉煌,21世纪90年代及21世纪前10年一直处于领先地位,但近5年来其在中国进口市场份额一直被德国所取代。

图3 我国木工机械主要进口国的进口额及占全部进口额的比重

2.木工机械进口洲别结构

中国木工机械进口洲际差异悬殊,洲际之间呈现很强的特质性。欧洲主要国家、亚洲主要国家、其他国家均占据较高的份额,如图4所示。亚洲主要国家所占份额呈现“橄榄形”,21世纪前10年一直是中国木工机械进口来源地的佼佼者,市场份额在2004-2008年超过欧洲主要国家,但此后却快速回落。这一时期木材加工产业的世界中心逐渐转移至中国,在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木材加工制品生产国与贸易国的过程中,亚洲其他国家的木材制品加工产业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部分国家开始转向木工机械出口,日本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在木材加工产业快速扩张期,高度机械化、自动化、一体化的木工机械,其费用并非一般中小企业所能承担,对技术及人才的要求也并非一般中小企业所能满足。由于亚洲国家的木材加工产业发展与中国比较接近,木工机械更适合中国木业企业的实际生产,因此进口量较大,构成了“橄榄”的中间部分。欧洲主要国家木工机械进口额占比增长迅速,如图4所示的最下面一条曲线下方的面积即表示占比的年度变化情况,其增长趋势明显,尤其是2010年以来,中国木材加工行业对欧洲木工机械的需求呈上升趋势。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劳动力工资快速上扬、木材原料成本迅速提高,加快了企业资本替代劳动的进程,一体化、自动化的木工机械受到市场的青睐。此外,由于中国木业产业转型升级的需要及前期的资本积累,也使得木业企业对高精尖的木工机械有了更多需求,欧洲木工机械作为全球领先的产品受到了中国企业的偏爱,进口额快速增长。

图4 我国木工机械进口额分地域堆积折线图

欧洲主要国家包括德国、意大利、荷兰、瑞士、奥地利、西班牙、法国、瑞典、俄罗斯;亚洲主要国家包括日本、新加坡、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越南;北美洲主要国家包括美国和加拿大;大洋洲国家包括澳大利亚;其他国家是指除去上述这些国家之外的国家(香港地区除外)。

北美、大洋洲主要国家及香港地区占比很小,但是内部差异明显。大洋洲主要是指澳大利亚,其木工机械对中国出口一直处于较低水平,从图4可以看出,几乎与北美国家所代表的曲线重合。香港地区的特殊性在于其作为转港口岸具有重要的地理位置优势,特别是在1997年7月1日正式回归祖国大陆以前,内地进口货物多借道香港,以1992年为例,经香港进入中国内地的木工机械达到0.21亿美元,占当年进口总额的20.56%,但随着香港回归祖国,到了2001年,从香港进口的木工机械仅有289.26万美元,占比仅为1.39%。北美洲占比相对稳定,但2007年以来却呈现不断下降趋势,这表明仅就木工机械而言,领先世界的中心在欧洲,尤其是德国、意大利,而不是美国、加拿大。

3.木工机械进口产品结构

中国木工机械进口产品主要有8类,不同类型产品进口额差别悬殊,见表1。其大致可分为三类:第一类,占比小、波动小,例如,820820产品占比最高仅为2.72%,平均占比仅为1.31%,标准差最小,是所有木工机械产品中进口额度最少、波动最小的产品,不可替代性(国内产品无法替代)、不可或缺性(每年相对稳定的进口额)表明其是属于木工机械用刀及刀片中最顶尖的产品。第二类,占比大、波动大,例如,846595产品进口额最高时占比高达52.72%(2007年),最低时为6.42%,属于进口额波动最大的产品,2010年再次成为进口额最高的木工机械产品(占比为50.34%),此后连续四年回落,2014年占比仅为11.35%,如图5所示。此类机械为钻孔、凿榫加工设备,家具生产企业使用最多,其大份额、大波动反映了家具产业的发展形势,当家具产业快速发展时对此类机械的需要就旺盛,相反则需求衰退。第三类,占比不小、波动不大,例如846599产品,该产品的需求相对可观,波动也比较小,20世纪90年代初期属于比较大宗的进口产品,但进入21世纪以来下滑较快,近几年略有回升。此外,如846510、846591、846594产品的平均占比分别为4.12%、8.52%、5.93%,也均符合这一特征。 

目前,我国大幅度进口某一类木工机械产品的态势基本得到控制,不同产品进口趋于均衡分布。2000年以前,846599产品一支独大,占据近40%的进口份额;2002-2011年,846695产品一枝独秀,也占据近40%的进口份额(该时段,平均份额为39.34%);2012年以来,除846599产品占据三分之一份额外,其他产品则比较平均,进口产品结构更为均衡。由此也反映出我国自身的木工机械制造体系正在形成,不存在某些木工机械根本无法生产的问题,只是在产品质量方面与世界先进水平还有一些差距[5-6],因此需要进口一些国际上比较先进、精密的木工机械来满足国内大规模生产企业对高层次产品的需求。

表1 不同类型木工机械产品进口额占比 %

图5 我国进口木工机械细分产品占比分布图

四、结论与启示

基于UN Comtrade统计数据库的1992-2014年中国进口木工机械数据,从总体特征、结构特征两个方面对中国木工机械进口的特征进行分析。结果表明:从总体来看,中国木工机械进口在波动中实现显著增长,在增长中凸显阶段性,进一步细分到各木工机械产品门类,则发现不同木工机械产品之间的差异悬殊,但同时兼备波动性和阶段性;从结构性来看,中国木工机械进口的国别特征、洲别特征及产品结构均呈现多元化、集中化态势,前者表明中国木工机械进口的广泛性,超过40个国家及主要大洲均有进口,后者表明中国木工机械进口集中于某些国家、某些地区、某些产品,这部分进口占据了中国木工机械进口的大部分;从总的趋势来看,中国木工机械进口已经从“量”向“质”转变,木工机械世界领先的欧洲国家德国、意大利等正在成为中国木工机械主要的进口来源地,木工机械的高端市场依然牢牢控制在德国、意大利等国家。

近4年来,中国木工机械进口额仍保持在相对较高的水平,这表明中国对高端木工机械的需求略显刚性且相对旺盛,国内同类产品要想替代并不容易,但其进口快速下滑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国内木工机械产业的发展已初见成效,一般性木工机械产品需求国内市场已经可以满足,由此可以给我们以下两点启示:

①高端木工机械正在成为当前中国木工机械进口的重点,一方面反映了中国木材加工产业正在向资本和技术密集型转变,另一方面也反映了中国木工机械产业发展水平还有待于进一步提升;

②木工机械进口的高峰多为木材加工产业快速发展时期,木工机械大量进口必然提高产业资本密集度,提升机械化与自动化水平,但木材加工产业的快速发展又会加速新企业的大量涌现,呈现“复制性增长”,大量新企业摊薄了产业资本密集度的增加,实际上不利于整个产业的升级,还有可能落入“低水平陷阱”。本文所提的“低水平陷阱”指的是由于大量新企业的出现摊薄了已有企业的产业资本密集度,假定企业数量一定,大量进口木工机械必然提升整个产业的资本密集度和技术水平,有利于产业实现升级,但如果木工机械进口增加,或者木工机械使用量增加均为新企业所贡献,是已存在企业的复制或翻版,而整个产业的资本密集度和技术水平并未提升。

参考文献:

[1] 秦光远,曾寅初,中国林产工业 “复制型”增长及动因分析——理论解释与基于企业和省级面板数据的验证[J].林业经济评论,2014a,14(4):8-18。

[2] 秦光远,曾寅初,中国木制品企业的出口效应与全要素生产率——兼论中国制造业出口企业的“生产率悖论”[J].南京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b,14(5):97-105。

[3] 马启升,吴奇,从世界经济形势看我国木工机械出口走势[J].木材加工机械,2012(4):38-49。

[4] 秦光远,中国木制品业快速增长的原因研究[D].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博士论文,2014。

[5] 杨春梅,杨博,宋文龙,人工林小型履带采伐机切削力与切削功率的研究[J].森林工程,2015,31(5):78-81+85。

[6] 马岩,中国木工机械的国际地位与市场规模分析[J].林业机械与木工设备,2013,41(7):4-6。 

Analysis of the International Market Demand forChinese Woodworking Machinery

QIN Guang-yuan,CHENG Bao-dong*,WANG Qi

(College o 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Beijing Forestry University,Beijing 100083,China)

Abstract:Woodworking machinery plays an import role in the process of the Chinese woodworking sector growing into the biggest wood producing and trading country.based on the import data of woodworking machines in the UN Comtrade database from 1992 to 2014 the characteristic of Chinese woodworking machines are analyzed in terms of overall characteristics and structural characteristics.The result shows that the significant increase in the import of woodworking machinery into China in the situation of fluctuations,with stage characteristics.Subdivision shows equ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between woodworking machinery of different kinds,shows stage and fluctuation characteristics;seen from the angle of structural characteristics,Chinese woodworking machinery shows diversified and concentrated country features,continent features and product structures;overall,Chinese woodworking machinery has realized the shift from quantitative change to qualitative change.

Key words:woodworking machine;import trade;characteristic analysis

收稿日期:2015-10-23

基金项目: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项目(BLX2014-58);国家林业局林业软科学研究项目(2015-R23)

第一作者简介:秦光远(1986—),男,河南上蔡人,讲师,研究方向为林产品市场与贸易、林业产业发展等,E-mail:qinguangyuan1107@126.com。

通讯作者:程宝栋(1980—),男,山东泰安人,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林产品市场与贸易、林业对外投资、森林认证等,E-mail:baodongcheng@163.com。

版权声明:由于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另外有些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以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删除或处理。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粤ICP备18001066号-2
Powered By DESTOON